流氓太监 第一百章 吊人床上大刀



富贵一口水果然喷的挺准,德广就感觉凭空一阵大雨兜头降下,一阵清凉,双眼环视一周他人。他们各个目光怪异的盯着自己,忍俊不禁。憋的耳朵都红了。

德广忽然哈哈一阵大笑,其余几人也急忙跟着嘿嘿大笑,德广忽然又不笑了,那笑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人忽然捏段了脖子,肚里一半,外面一半。

大家愕然,这都可以。

“多谢大人赏赐。”德广忽然起身对富贵鞠躬。

富贵嘿嘿着吧人扶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连吐口水都有人谢赏,若是自己兜头大尿一泡呢?他会不会大呼,老天,你太眷顾我了,天将甘霖啊!

“继续继续。那狐妃真是性情中人啊,呵呵呵对敌人也可以这样,真是佩服啊,佩服。”富贵急忙打哈哈,德广给自己和众人一个梯子下,他要不急忙顺坡下驴,等人家吧梯子抽了,他还是要下的,那时候就不是下了,就是摔了。

“是的,狐妃全是因为功法所致。如今这样的猎杀侍卫,也是因为那内功不太完全,弊端甚多,才搞的她欲火狂烧,不得不掠人救命。不过那也就是饮鸩止渴,后来欲火将是一次比一次发作的厉害。所以!”德广把目光放在恶劣富贵的身上。

又偷偷的看了看富贵的裤裆,那里似乎有什么别样的东西让他感兴趣。

富贵顺着德广的目光向下看,顿时看见了自己翘的高高的小弟弟,顿时明白狐妃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感兴趣了,原来是看上自己的小弟弟了。我说呢?我虽然长的帅点,可还没有达到一个照面就让一个绝世妖女俯身贴耳,大叫倒贴的境界。

明白了这些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来妖女是不准备对付公主和小妞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她要对付早就动手了,怎么会等到现在。难道她真的如德广说的是一个心地有些善良的女人,只是被自身功法所累?那还是去看看的好。

“那个,德广啊。解药呢我已经给了鱼妃,你以后定期来取就是。呵呵,我明日就要出征。不能在这里,你可知道怎么做?”富贵身上忽然流露出一股杀气,整个房间顿成寒冬腊月。

德广面色不变,躬身道:“属下明白。”他心里早就决定投靠富贵了,这么有前途的人自己不投靠,难道去投靠扫厕所的要饭的。所以他并不怕富贵威胁自己。

富贵看他波澜不惊,心里满意,微笑道:“你还能不能回去。你现在还是回去的作用大些。”

德广东东手脚,道:“有主上的内力,属下除了不能动用大量内力动手外,回去还是可以的。属下这样也正好可以应付狐妃的审问。让她不起异心。”

“恩,说的对。你就如以前一样在她的身边,我需要的时候定然会去找你。你先回去吧。”富贵还有些事没有交代清楚给鱼妃她们主仆。就先让德广回去。

“是。”德广瘦小的身影很快小时在外面。至于怎么离开的冷宫,靠!那就看的自己i的了。这样的事情都办不成,那还要他做什么。直接撞死在豆腐上算了。

富贵又故态复萌的把主仆二人啦进怀里,轻薄了一番,吧两人弄的面色桃花,身如面条,下面狂涌如潮,而自己也坚硬如铁的时候方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手。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富贵已经对鱼妃说了要多配一下健身壮阳的药放在那里,等着德广来取。

把泛上来的口水狠狠的吞下肚子里,富贵对华子道:“出来。我耍一招刀法给你。也不能让你丢了我的脸不是?”

华子如蒙大赦的屁颠屁颠的跟了出来,他虽然自己解决了一回,但是看着富贵享尽艳福,而他只能在边上看着,是在是种折磨啊。现在富贵药出来叫自己武艺,那真是求之不得。他早就对自己拙劣的伸手十分不满了,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大了仍旧只能做在路边看美女,躺在床上玩小鸡。富贵大哥可是我的偶像,他的身手武功,他的艳遇,我都崇拜!

富贵身影一动,就已经到了外面。随手折条树枝,富贵就吧断水刀决里的最见到的起手刀法演了一遍。内力运用之下,顿时刀影幢幢,寒风猎猎,四周都是刀,刀刀都犹如山岳,让人没有反抗之力。

富贵步随刀动,身如游龙,很快就把一招刀法演示完毕,“学会了没有,看清楚了没有?”富贵转身就看到华子傻逼一样的呆呆的瞪着自己,没有一丝反应。伸树枝在他下面敲了一下。

华子身体一抖,脸色一变,顿时后退几步。惊恐的盯着富贵,双手死死的捂住那里,待到看清楚了敲自己的是富贵,面色缓和,开始讪讪的傻笑,揉搓着那里十分的不好意思。

“记住没有?”富贵没好气的再次问道,他可以已经感觉到外面的侍卫开始巡逻了,这些家伙不是懒猪吗,怎么就知道巡逻呢?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法身了?但他没有想到是他自己为了试试刚学的刀法,不知道收敛,吧刀锋弄的给杀猪似的犬,已经把那些傻逼一样的侍卫惊醒了。他们可是早就被狐妃吓破了胆,狐妃可是经常到一些隐蔽的地方,偷袭侍卫,然后野外大干,最后抛尸荒野。

他们侍卫之间回到驻地,可都是闲不住的主,打屁胡侃对挑,甚至逛窑子都一起。关于这些侍卫失踪的事情,他们成了惊弓之鸟,传的邪乎的不能再邪乎,早就有了十几个版本。甚至千年女妖都能想的出来,不过这样的想法和现实的确是比较接近。

所以呢,在听到冷宫里的飒飒的刀锋时,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妖女来袭,自己等人要倒霉了,纷纷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的向老天祷告,希望她不要看上自己,甚至向老天赌咒,愿意让自己的小弟弟变得更小一些,只要能躲过此劫。

更有人咒骂自己运背,怎么偏偏就轮到了当值冷宫了,原来他们可是抢着当值冷宫呢,当时这里可是抢手货,在这里当值就意味着睡觉,甚至艳遇。自从出了那命案之后,没有几个人愿意来这里了。都他妈抽签,然后才来。

华子刚才几乎已经投入到了富贵的刀法境界里,他不知道为什么,原来学习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难道是和老师有关?其实很多时候学生学不好,并不能怪学生,只能怪老师,因为大部分人的智力都是相差无几的。只有当不好的老师,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可以说城乡学生的差别就在这里了,他们有的是好老师有的是高森秘籍,再怎么笨的学生,也能学出点什么的。

华子今天就有了这样的感觉,他的功夫都是跟着那些侍卫长学的,那些侍卫长害怕自己叫的好了,他们武功超越自己,吧自己给顶下去。教的不好,又有人说自己无能。所以他们都是消极怠工,教授出来的手下是一年不如一年。到了华子就可向而知了。华子第一次感觉道自己是这么的聪明,这么的有天赋。原来自己并不笨啊。

华子拼命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很多。富贵点首,顺手把树枝扔给他,迈步向等着自己的鱼妃二人走去,头也不回道:“等会你应付一下侍卫。”

富贵刚刚走进房间里,外面呼啦啦奔进来一群侍卫,各个面色惊慌四方戒备,举着利剑,看到华子站在那里,威风凛凛,一副我很吊的摸样。手里拿着一根树枝。

进来的侍卫看到拿着树枝的华子,莫名其妙。“兄弟怎么在这里,听见什么风声没有?”华子唰的挥了一下树枝,酷酷道:“靠!我在练刀法!没有听到。”

“哦,原来是你并的怪啊。吓的兄弟们还以为千年老妖来了。走走走……”众侍卫里一个个头较大的家伙大大咧咧的摇头道。“妈的,影响睡觉啊,我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