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太监 第九十九章 左拥右抱



小青忽然想大叫一声,不过却及时捂住了,因为她看到了一副极其诡异的画面。鱼妃手里拿的果然不是什么蛇蝎丸,真的就是那血凤益经丸,明明是用来应付男人频繁入港而引起的下体不适的。

如今却被富贵拿来给人当毒药用。说不定这个女人吃了可以提高忍耐力,补气益经的药物,到了男人的肚里就真的成了毒药呢?小姑娘怕怕的看看富贵又看看自己的娘娘。发现两人脸上没有一丝的不适,好像两人在做什么十分庄重的事情。小青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那到底是不是血凤益经丸呢?不会是自己看花了眼吧?

小青用力搓搓自己大大的眼睛,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就看错了。但她再次确信她没有看错,因为她可是在鱼妃最得宠的时候就服侍她,每天鱼妃都是咬服食这个大大的药丸来提高自己的承受力,鱼妃本就不会什么武功,更没有什么怪异的床上功夫,她只是单纯的天生妩媚,哪里就承受住了仁德皇帝为了显示天下神勇,而俯下极品壮阳药之后的冲击。

每次之后哪里总是十分的痛楚,而整个下体双腿都发酸,难受异常。终究还是皇宫里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所以她们搜寻之下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这血凤益经丸。不过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血凤益经丸还有今天这样的用途。

德广接过了药丸,只是看了看就一口吞了下去。面色平静。富贵始终紧紧的盯着老太监的眼神,以富贵如今的境界,药看透他的心思,只需要眼睛就可以。有时候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真的很少有人真的就能从别人的眼睛里看出他心里的想法,也就最多知道他的情绪罢了。

如今富贵要得就是看他是不是真心。最后结果富贵十分的满意。

抱着鱼妃做到了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华子跟着站到了富贵身后,面色冷峻,他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压制自己不断飙升的欲火,才能减少鱼妃对自己的诱惑。

房间里就只有两张椅子,小青自然也站到了富贵的身后,和华子并列。这让华子心里再次激动,几乎再次心灵失守,原形毕露。急忙掐了自己一下,恢复了一下神智。

富贵回头看见小青站在后面,把她也拉到自己的腿上,把两个美人都放到自己的腿上。小青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她的胸口仿佛压了一座山,一座大山。而转眼那座山却又变成了富贵的样子,正邪邪的对着自己宽衣解带。小青心里羞叫一声,更加的不敢抬头。反而鱼妃有些坦然,她似乎已经接受了富贵这样大胆放荡的行为了。

德广老太监眼神混浊的盯着富贵,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富贵在鱼妃小青奶子上活动的双手。只是定定的尊敬的盯着富贵。富贵有些满意的点点头,他这样也不过是测试一下他的定力。看来虽然有些老迈,倒也不是全部无用。

“那你说一些狐妃的秘辛,就是一些不为人知,一旦让人知道了就时不要了她的命,也要她脱层皮的事情。”富贵开始了他邪恶的计划。明日就要离开了,他必须确信自己的后院安全才好。他忽然感觉时间是这样的不够用。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有文林公主在那里,抱月完全没有什么危险。而冷宫里的两人又是不为人知的。可以说他几乎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不过是他关心则乱,没有深思罢了。

“门狐妃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不过那大都是她在江湖上做的。进了宫以后她做的最让人发指的事情就是她定时会抓个侍卫进行交欢。如今皇上老迈无法满足她,但是她又欲火难灭,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她抓回一个侍卫,然后迷魂他们,利用她高超的武功偷偷出宫,在后山上寻欢,直到把那个侍卫榨干为止。”德广张嘴就把狐妃的死穴暴露了出来。

富贵顿时精神大震,两眼放光道:“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她当年在江湖上是不是也因为这样,才做尽坏事?”

德广有些顾虑的看着富贵忽然请罪道:“请主上恕属下无罪。若主上想听属下的真实想法,就请主上恕属下的罪过?”

“哦,那你说说,你都有什么的罪了,本人什么本事没有,就是胸怀宽广。大肚能容天下事。”富贵摸着小青的肚皮嘿嘿笑道。

“其实是狐妃娘娘只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玉女门的功法所致。她本人其实倒也并不是真的心狠手辣。这就是小的要让主上饶恕的。属下既然已经投靠了主上,就不能对以前的主上有所留恋。但是我知道主上是个胸怀大事的人,并非凡夫俗子。

所以属下才会这样说的。其实还有一件事主上一定会喜欢知道的。“德广脸色严肃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接着就抛出另一件富贵感兴趣的事情,来缓解刚才事情的冲击力。

“哦,还有什么事情是比狐妃本人还让我感兴趣的呢?”富贵对于德广说的貌似替狐妃说好话的话不屑一顾,只有这样的属下才是值得自己在乎的属下,实事求是,忠,心办好事情。他越是这样分析狐妃,越是有利于自己的对付她,实在是有利而无害。

德广看富贵并没有因为自己方才的话恼怒。反而有些赞赏。心里大石落地,也越发的去定自觉的看法,虽然他在富贵手里没少吃苦头。但是他现在却诡异的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记恨他。

自己不会有被虐犯贱倾向吧?德广急忙摇头,把这个念头杀死在萌芽状态。

“主上是不是住在紫竹馆?”老太监明知故问。

富贵点头。

“大人听说过飞花女侠没有?”

“呵呵。”富贵摇头。心里确实已经有些好奇了。心里隐隐约约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

“他就是文林公主的生母……”富贵一跳三尺高,呆呆的瞪着老太监。他心里已经隐隐觉得与她们主仆有关。他到了这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福相虽然是他的师傅,但是这事很隐秘几乎无人知道。哪么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那就只有与自己或者自己亲近的人有关的事情了。果然让自己给猜着了。

“说说。”富贵心里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愿意让文林公主从小失去慈母,又因为什么变成像现在怪异的脾气。

“当年狐妃在江湖上是大名鼎鼎的妖女。而飞花女侠就是名声显赫的侠女了。

这样她们就是势成水火了,于是飞花女侠开始追杀狐妃,当时狐妃武艺不是飞花女侠的对手,不过两人也就只差哪么一线。所以飞花女侠追变整个中原仍旧无法如愿。狐妃最后一怒之下就进了宫,投入了当年皇上仁德皇帝怀里。而飞花女侠也真是果敢,她也随后进了宫,几乎同时两人都受到了仁德皇帝的宠爱。但是由于飞花女侠性格冷淡,不屑与讨好皇帝。最终不敌狐妃诡计多端。飞花娘娘最后间大事难成,不过也算是把狐妃给限制了起来。所以她最后心里憔悴之下,郁郁而终。“

“后来呢?”富贵的手虽然放在两女的身上,却已经不知道动弹了,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奇女子,大叹自己晚来了二十年!没能一睹正义与邪恶之精彩大战。

“后来就没什么了。”

“不是吧,狐妃不知道飞花女侠还有一个女儿的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她不会不知道吧?”富贵客不太相信一个这样的妖女回突然打发善心。

“狐己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心狠毒辣之辈。她之所以那样做,全是自身修炼的武功所致,她也没有办法。她可是一直把飞花娘娘引为知己的。飞花娘娘死的时候,狐妃娘娘很久都沉浸在伤心之中……”

噗,富贵把小青奉上的一碗清茶全数吐了出来,知己?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