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太监 第九十八章 按摩奶子



富贵伸手把鱼妃拉到了怀里,鱼妃脸色绯红,双手紧紧抓住披风,一双如水似雾的眼睛里全是水滴。小青急忙把自己的眼睛闭上,似乎还认为不够,又用手捂住,还要转过身躯。留给富贵的只有一个淡薄的背影。不过富贵的注意力全在鱼妃丰满的嘴唇上,根本注意不到小青的动作。

华子是热切的希望可以看看自己老大和嫂子的现场激情,心里也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吞咽着泛上来的口水,华子手里的老太监不自觉的掉落地上。老太监已经没有了痛苦哼叫的力气,他只有逆来顺受。

华子看的难受,鱼妃却是舒服难言,富贵热腾腾的嘴巴到了嘴上就过了脖子,留下一路吻痕就到了胸口,只是胸口上早就被他的大手霸占,揉搓摸索着。鱼妃仰着头仰着上半身,把下面的都交给富贵大理。

眼睛不自觉的就和一双火热的眼睛对上了,鱼妃突然放射出一道寒光。华子脸色一变,急忙给了自己一巴掌,滚了出去。到了门外被冷风一吹,才感觉凉爽,原来他已经看的出了满身虚汗。伸手摸了一把下面,已经流出一对秽物。脸色难看的率甩手,蹲到了墙根下,盯着星星数了起来。似乎他忽然发现了自己真的有天文方面的天赋。

那满天的星斗就真的有了无穷的魅力,他已经不自觉的把自己陷入了进去。只是有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华子蹲在墙角的地上却少了一只手,那这只手去了哪里。顺着肩膀过去,延伸到了裤裆里,被裤子挡住了。只看到里面冲冲撞撞,似乎有什么野兽要冲破牢笼,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富贵抱着鱼妃吻了一阵,忽然就把女子放了下来,捏着女子的奶子道:“你的奶子似乎比昨天又大了?让我看看怎么样?”

“别啊,哪有你说的那么邪乎。还是那么大嘛。不要这样,这里还有人那呢?”鱼妃实在是有些顶不住富贵的厚脸皮与肆无忌惮。把身上凌乱的披风和褶皱的肚兜拉好了,就努着嘴示意地上的老太监。

富贵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放开了女子,提起地上的老太监,回头不见了华子,耳朵动动,听到门外墙根下急促的呼吸声,以及那怪异的响动,嘴角动动,脸色怪异。摇摇头没有招呼。

富贵把内力流水一般注入老太监的体内,他忽然有了一个不错的注意用来对付这个老太监,这个注意似乎比杀了他或者囚禁威胁他,效果更好,对自己更有力。

老太监得到富贵内力灌输,终于悠悠醒来,在鬼门关上盘桓良久终于又转了回来,老太监有了一种在世为人的感觉。看见富贵探寻的目光看着自己。老太监面色一变,普通跪在地上,纳头便拜。口呼:“主人饶命……”看来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碰见富贵这样的恶魔他只有一种下场。不是下地域就是把灵魂出卖。他显然选择了第二种。

老太监一跪下,小青就尖叫,鱼妃也是面色一红,背过了脸。老太监如今的形状实在不能恭维,丝丝缕缕的布条无法掩盖他一身的老肉,褶皱的皮肤暴露出他已经有些干瘪的屁股,而这个屁股在他跪在地上之后显得越发醒目。而小青鱼妃实在是除了富贵的屁股,觉得天下再也没有好屁股,不屑再看,纷纷躲避。

富贵咳嗽一声,要把老太监扶起来,忽然又看见老太监的裤裆也烂了,还是首先烂的哪里,似乎是自己弄烂的。富贵有些讪讪,回头对小青道:“小青,去找件披风。”

小青如梦大赦的奔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和鱼妃随名为主仆,实际上鱼妃一直把她当作一个小妹看待。象鱼妃身上这样的半旧披风她也有一件。都是当年进驻冷宫的时候带来的,如今已经陪伴两人几个年头。富贵忽然就看见了鱼妃身上的破旧衣服,还有刚才手里摸着鱼妃的奶子,她的肚兜显然已经毛边了。不知道穿来多久。

对着门口喊道:“华子。”华子呼的窜了进来。

富贵面色有些怪异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自从他进了轩室,不少势力和太监宫女给他送礼,他嘻嘻哈哈照单全收,也不理会收下之后到底下场似乎在怎样的。

他依旧我行我素,对于若加的要求能办的则办,不能办的就拖,最后弄的大家都一位富贵室自己的人。反而让富贵得了最大的便宜。这其中送的最凶的就是太子的人。如今的富贵怎么说也是一个小金龟。

给了他一张百两银票,吩咐道:“抽空出宫一趟。想办法买些仕女的衣服,尤其是内衣要有质量的同时又有特色。先买个两三套。以后再说。银子不够找我要。

多了自己留着花。“

鱼妃眼里忽然射出一道火热的目光,随即又消失不变,神情和刚才一样,只是她的内心里已经渐渐的多了一个邪恶男子的身影。而这个男子正瞪着牛眼,盯着她饱满球状的奶子流口水呢。

“是。”华子干吞了一下,点头表示答应一定办到。他已经算过,富贵要的这些东西最多几十两银子。看来老大对待小弟就是好,跟着老大绝对有前途。

富贵满意的点点头。富贵也有些奇怪,当初他第一眼看到银票的时候,心里就犯嘀咕,靠!这是什么时代,妈的怎么就有银票了,银票不是在宋朝才出现嘛,那个时候叫什么交子,还不太成熟,到了明清时期才比较成熟。这是什么时代,怎么就有这么发达的银票了?富贵想不明白他不想弄明白,他需要的只是运用。就好像吃鸡蛋一样,你只需要吃道好吃的鸡蛋,不需要知道是哪知鸡下的。

转眼功夫小青已经出来,手里多了一件披风,看那样式倒是和鱼妃身上的是一双,只是一样的破旧。富贵心里暗暗怒骂老天不公。让他的老婆受这样的罪。心里决定以后一定不让自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害。

富贵接过小青手里的披风,仍给老太监。示意他穿上。老太监留着眼泪用披风把自己的一身老肉包里起来,也颤抖这做了下来。富贵也不坐下,就站着看着老太监,皱眉道:“你真的决定以后跟着我?”

“是的,老大。您是性情中人。有手段有实力有眼光。跟着你实在是德广的福份啊。”老太监说着就要跪下。

富贵挥手放出一道内力,刮起一股无形的风,这道力道把老太监半跪下的身体拖回了椅子上。老太监再次咋舌富贵的实力之变态。虽然他的门主内力已经很雄厚了,但是和富贵比起来似乎仍旧有些单薄。他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刚才他看到富贵竟然有这样势力,加上道听途说的一些关于富贵的传闻。他更加肯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跟着门主不但得不到什么好处,如今就是连个正常的男人都作不成,实在是他永远的痛,若非为了自己的家人,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如今有了更好的选择,他依然决定良禽择木而栖,跳槽!

“恩。你的话我记下了。不过我就是说现在我就拿你当心腹,你也一定不怎么相信。现在给你一个蛇蝎丸,你吃了以后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只是每一个月都需要服下一颗我特制的解药。否则你将全身溃烂而死,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不好使。

鱼妃,去把蛇蝎丸拿来。“

小青面面相觑的盯着富贵,仿佛他脸上开了花,发现鱼妃果然答应一声就进了离间,脑袋更是一片空白,这人什么时候就在这里留下毒药了?娘娘这是怎么了,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里有什么蛇蝎丸,就是大力丸这里也是没有的,若是有也只有几粒九藏的血凤益经丸,那还是当初她们没有打入冷宫的时候,鱼妃为了应付皇帝的频繁入港准备的。哪里就有什么解药了?

富贵当然是在瞎掰,靠毒药控制的人是绝对不稳定的,这样的人只能用一时,难免不会毒蛇反噬,在关键时刻咬你一口。他在和老太监对视的时候就对鱼妃进行了秘密会谈。只是会谈里只有他一个人讲话,而鱼妃则是瞪着美丽的桃花眼发呆。

鱼妃进去果然拿出了一粒黑黑的药丸来,而这药丸果然是有些怪异,没有一点味道,打开密封却突然有股清香甜味。老太监德广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手段啊,竟然可以把腥臭难闻的蛇蝎之毒炼制成清香甜味。看来这样的毒药果然有大罗金仙束手无策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