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女孩

火车在铁轨上平静的运行着,人们在微弱的灯光下,一个个都沉浸在甜蜜或恐怖的梦中。只有我,一个第一次独自离家的远行的我,睁大一双迷茫的眼睛,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对我而言,未来意味着什麽呢新的环境,新的面孔,新的语言,新的饮食……一切都是新鲜而陌生的。我几乎不能面对这一切,听着各式的方言,我以爲自己到了外国,虽然大家也说普通话的,但总觉得很郁闷,所以我在学校外面租了间房子,因爲学校在郊区,房子也带点田园风味,自己一个人过点清净的生活。

不知別人的大一怎麽度过的,但对于我,绝对是一段悲惨的地狱之行。由于人生地不熟,而且刚离开家,离开我的女朋友,我觉得生活淡然而无味。幸亏我的屋子不远有一座山,山上青松翠柏,风景幽雅。山不高,但是挺陡。因此无聊时,我就爬山发洩过剩的精力,而每次在山上的眺望,都会让我暂时忘记生活的苦恼,算是那时生活中的唯一快乐吧。大一时,功课不少,但是老师们考虑到我们刚升入大学,还沒有适应大学内的生活,要求并不严格,这一切当然难不到有点小聪明的我。因此,放学后,基本上就是我自己的天下。我或者吹吹口琴打发时间,或许骑车爬爬山出出汗,或者拿一本小说,在山风习习的山顶悠闲自在,日子也就在孤独和惬意中慢慢流逝着。

 有一天,天气热的要死,屋子里电扇转的嗡嗡响,身上的汗还不停的流,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份酷热,就想到山顶去乘凉。气喘吁吁,顶着中午的太阳,我以很快的速度爬到了山顶,在一棵古松下我坐了下来,眯起眼睛,享受着书影带来的寒意和山风送来的清爽。

突然我听到一阵唿唿的喘气和呻吟声,凭我的经验,绝对是男女正在性交到一定程度,不小心发出的。我感到十分好奇:谁竟敢在山上做这种事呀,我决定偷着去看看离我不远的一片树丛里,露出一段雪白的小腿,在正面,有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孩子正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在向一片尚未长毛的女阴勐烈的进攻,我一时大意,竟然笑了出来。

 小孩大概正在火头上,突然受了惊吓,抓起衣服,象受惊的兔子一样,飞快的跑了。而哪个女孩子竟然还躺在那里。

 我走过去一看,见小女孩不过十几岁的样子,长的很清秀,虽然年龄不大,但一点都不怕我的到来。我拾起衣服,披在她身上,说:“走吧,小心地下湿,会得病哦。”

 她见我说,对我说:“那你拉我起来呀。”我一时竟被着小女孩的大胆吓住了,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伸出了手,将她拉了起来。小女孩也不避开我就穿起衣服来,然后问我:“你是那人哦”

 “黑龙江的。”我对小孩子都有好感,因此老实的回答到。

 “哦,那你是来读书吗你住在那呀”小女孩不依不饶的问。我回答了她的问题,然后指着山下远处的房子,告诉了她我的住所,然后,几乎是惯性的邀请她来玩。|小女孩让我低下头,在我耳边说:“大哥哥,我晚上来看你,好吗我家离你的住处很近。”|我又吃了一惊,毕竟我是那种不算太开放的人,而小女孩赤裸裸的话里,明显在暗示着什麽,怎麽办经过几分钟的犹豫,我还是同意了。|晚上,我做完作业,去附近买了点小菜,几瓶冰镇啤酒,然后坐在书桌旁看书,心内则忐忑不安的考虑着将会发生的事。

 11点左右,我以爲她不会来了,再说,我明天还要上课,我准备休息了。这时,我听到门上“啵啵啵”响了几声,那小女孩轻声的问:“大哥哥,你睡了吗”

 我一边回答一边开了门,让小女孩近来了。明显,小女孩经过一番打扮,看去竟然有点妖娆。|说实话,我长这麽大,还真沒见过这麽开放的小女孩。小女孩笑着对我说:“大哥哥,我叫梦梦,你叫什麽啊。”我怎麽能叫一个小女孩吓到,因此我告诉她我叫鱼。我们坐着谈了一会,小女孩说:“小鱼哥,天气好热呀!”

 我忽然想起买的酒来,就取出说:“你会喝酒吗”“当然会!我10岁就开始喝酒了!”我哈哈一笑,找出两个干净杯子,我们对饮起来。

 一会,小女孩的脸就在酒精的作用下变红了,灯光下的她,眼波流转似水,娇气的说:“飞哥,人家真热啊,你帮我把衣服脱了吧。我自从她进屋就已经心火之冒,但受到道德的约束,总觉得对方是个小孩,自己要是上她,太卑鄙了。现在她竟然自己勾引我,我那里还能忍受。大步上前,我将她抱住了。

 她实在有点小,才刚到我的肩头,但身体却非常肉感。我低下头,在她的嘴上,耳垂上,脖子里狂吻。手则不停的将她衣服在她身上抚摩。

 她在我怀里喘着气,一边用手摩擦着我的档部,真刺激。御の二代“你多大了”我问到。我估计她大概有16岁。

“14岁。”我吓的一下放开她,“怎麽,你那麽小啊!”她咯咯一笑“你怕吗”

 我竟然被她说脸红了,暗自想,就是和未成年少女性交,是她自愿的,怕什麽呢于是我走上前,又搂住她说;“我怕什麽呢!我是流氓哈!”

我们接着吻,互相褪着彼此的衣服。不一会,就裸呈相对了。

我一下子把她抱起来,笑着说:“先给你来个小猴蹲点。”她抱着我的头,娇笑着不说话。我将她抱到腰间,将早就涨大的弟弟对准桃源洞口一点点望里挤。|“哦,飞哥,你的太大了,慢点,涨死我了。”她那里真紧,毕竟她还小,发育不够。

我就不急着进去,抱着她在屋子里转,下体随着我的走动,一下一下的在她的阴道里摩擦着,她则兴奋的叫着:“恩恩……真好玩……真痒……哈哈哈……”我被她的浪笑刺激的越发沖动,心中只留下野兽般的原始欲望。我将她放到我那张小床上,瞄准以后,狠狠的戳进去。|“啊……”她叫了一声,我将弟弟停住,一边享受那过紧的阴道壁夹紧与子宫收缩的一吸一送,一边打量她。

 眼睛紧闭着,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像是在熟睡;嘴唇紧闭着,好象很痛苦的样子;乳房显然还未发育完全,只有鸡蛋大,乳头就象两粒小花生米,挺挺的立着。皮肤洁白,就象一层牛奶,灯光下,好象还在流动一般;而她的阴部,由于还沒有长出阴毛,就象传说中的白虎。我越看越兴奋,将手覆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下边则用力抽查起来。“啊……啊……好啊……好大呀……好涨呀……飞……我好喜欢你呀……好喜欢你的弟弟呀……”她一边挺着臀部配合我的动作,一边浪叫。

 一会,我就大汗淋漓了,她心疼的说:“小鱼哥,让我伺候你一会吧。”|我正巴不得歇歇,于是我躺下,让她在上边。我这才知道,她经验还真丰富,只见她忽上忽下,忽快忽慢,一会快速抽查,一会又轻轻的磨,口中则发出陶醉的呻吟声。

御の二代目忽然,我觉得她的内壁一阵收缩:“啊……啊……啊……小鱼哥……啊……我……我要丢了……啊…… ”

 随着她兴奋的大叫,一股热热的阴精泼在我的龟头上,我被烫的哦哦叫着。

“妹妹,让你见识我的厉害。”见她不动了,我坐起来将她抱住,腰部用力,一下一下勐沖。|“恩……恩……恩……哥哥……来哈……快点呀……快呀……我好爱你哟……”)

我见她越来越浪,就一翻身,让她爬在床上,从后面捅起来。她将头一甩一甩的,完全陶醉在快感裏。嘴裏模煳的喊着:“哥哥哟……快点呀……用力呀……将妹妹送到极乐吧……快哦……快见她那麽急,我也用盡全身的力量,象野马奔跑一样,在她身上驰骋,终于我感到越来越兴奋,人象在云端漂浮,我知道快了,就更快更用力的操着。

 “哦……哦……哦……”我觉得身子如遭电击,一下子射了出来,她则被烫的连连颤抖,又一次达到高潮,也射了。喜欢刺激吗……那好,我们可以一同找找。

 想想那次的经歷我有些想笑……毕竟哪个小女孩太……也对嘛。也许是我太保守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