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太监 第九十三章 板凳上的感觉如此美妙



富贵进入房间,跟在抱月的身后,探头探脑的望里面张望。可是奇怪的是今天房间里竟是烟雾缭绕,雾气蒸腾,水汽十分沉重。怎么回事?富贵心里开始寻思?

揪住抱月的衣角后摆,低声附耳道:“怎么回事?”

“公主可能在沐浴。我们就在外面等一会。”抱月脸色平静,似乎这样的事情十分平常。忽然又想起了些事情,扭头怪异的盯着富贵,有些戒备道:“你可不许偷看。”

“你难道忘记了,我可是‘太监’,不需要回避的。”

“你”

“你们先在外面等一会,我片刻就会出来。”文林公主或许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冷淡的声音从里间传出。

“是公主。”富贵先一声抢在抱月前面回答。

“无耻!”抱月无声的用唇语骂富贵。

富贵摸了一把抱月的屁股,抱着小妞就做到了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而这张椅子原来可只有文林公主当才做的。富贵坐在上面,抱月在他怀里无声的挣扎两下,就归于沉寂。富贵摸着抱月的奶子,开始想想当初文林公主为什么这么喜欢坐在这张椅子上,自己每一次到来她都是一副表情,一个姿势,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捧一本书简。难道这张椅子有什么特殊之处,是不是坐在上面时间长了就会有莫名其妙的爽快感觉?

使劲在椅子上做两下,屁股生疼,硬的要死。若是在上面放张垫子可就舒服多了。还是沙发舒服啊。自己有时间一定要给自己做一张沙发,可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屁股,每次干事他可都是鞠躬尽瘁,就差死而后已了。口误口误,它可是永远也不能死的。

哗啦一声响,接着就再也没有声音。一定是公主出浴了,富贵脑海里开始出现一副,羊脂白玉,皓腕凝霜,出水芙蓉,瑶池仙子一般的绝美场景,定然是百花落英,裙鹤起舞的美景。那将是怎样一副美景啊?

富贵嘴角露出丝丝淫荡的笑容,忽然就想起了董永偷袭七仙女的霓裳羽衣,让她无法回归天宫。于是,那样的一个天宫仙子跌落凡尘,成了凡夫俗子的老婆。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趁机把文林公主的衣服偷走了,然后让她在自己面前袒露一切,那她那绝美的容颜以后不就只有自己一人欣赏,成了自己的私宠?

棒的一声响,富贵张口欲喊,又及时捂住。怒瞪着抱月。“做什么?”

“你笑的那么无赖,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小妞小声嘟囔着,十分不满的看着富贵。“搂着人家,还敢想别的女人?”

“哪有啊,我是想我最最亲爱的抱月的小屁屁来着。你怎么就想歪了,来让我看看你的小屁屁是不是比以前到了很多啊?”富贵说着就把手钻到了抱月的屁股下,穿过自己双腿的缝隙,很简单就抓住了小妞滚圆的大屁股。

“啊,你坏死了,小姐在这里呢,别乱来。啊……”小纽扭动这肥大的屁股躲避富贵的抚摸揉搓,但是内心里似乎又十分的渴望,那动作不知道是在躲避,还是在故意摩擦富贵的大手。很快富贵下面就硬梆梆的一根了,后腰用力一顶就够到了小妞的打屁股,柔软宽大的裙子把她紧凑的屁股缝显露出来,富贵的双手开始使劲掰小妞夹的紧紧的屁股,小妞嘴里叫吟一声,屁股就半推半迎的颤抖着张开来,富贵肉棒棒趁机顶入,巨大的先头部队卡在了紧凑狭窄的缝隙里。

富贵双手慢慢松开,紧凑夹里的感觉让富贵忍不住呻吟一声,下身开始缓慢的有规律的挪动,每挪动一下,那被卡住的大帽子就有一股放射状的快感袭来,瞬间顺着脊梁传遍全身。

小妞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往下做的身体也慢慢的弓起,配合着富贵的挪动。

而每一次摩擦挪动,两人就同时颤抖一下。富贵能清晰的听见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小妞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刺激,也是第一次尝试这样顶级的刺激,尤其是在自己最敬仰的小姐的旁边,随时面临着被揭穿发现的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那颤抖的宽干似乎千百倍的放大。每一下都让两人领略到前所未有的激情。

“你们在做什么?”

清冷没有意思感情的声音不是很高,在两人旁边悠悠响起。但对于两人来说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们果然被公主发现了,怎么办?是承认还是怎样?

富贵反正是无所谓,大不了在文林公主面前把面子丢完,反正他也已经不在乎在文林公主面前的形象了。但是抱月不同,她一生中最畏惧尊敬的人可以说就是文林公主,就算是仁德皇帝也没有这个荣幸让抱月对她发自内心的尊敬。所以她是死也不会承认的。

文林公主除了浴桶就到了外面,以前她在沐浴的时候抱月也是经常到场的,只是今天她也是顺口就答应了,之后才想起来还有以个富贵的,虽然他是一个太监,但是太监也是半个男人不是?她对于男人几乎有种完美的要求,除非是一心一意爱自己的男人,无论出身地位,她都愿意和他相伴一生。也可以说她是一个极端传统的女子。所以发现问题以后,她就很快的出来了。可就在自己穿衣服的一阵时间里。她听见了外间里的怪异呼吸声,那是一种让人听了莫明其妙的就浑身燥热,心思旖旎的声音,仿佛充满了大自然最原始的规律,自己忍不住就想一探究竟。

偷偷的透过帷幔看到了他们两人之间那样怪异的姿势,以及两人脸上所出现的异样红色和表情,这是怎么回事?她虽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子,也是一个在深宫里长大的女子,但是就因为她太过于超凡脱俗的容貌和性情,让她原理了那些皇宫里最淫乱丑恶的存在,同时也让她远离了男女之间的一切秘密。所以到现在她还是白纸一张。只是本能的遵守自己的规矩以及流传的女诫,她的身体是不容许自己丈夫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亵渎的,就算是个太监也不行。这几乎就成了她的禁忌,只是这一点没有人知道罢了,除了她自己,就算她最亲近的丫鬟抱月吟风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