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二

梁山伯与祝英台(別传2)

**********************************************************************

谢谢各位的回应,有你(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才有心情写下去。

接着下去的文章,可能涉及有歪伦常的描述,不喜欢看的,请勿clip进去。

写文章,很多时候只是文人的一种发泄方式,并不可以照文章上去做。所谓文人

多大话,写文章的人太多都大话连篇,不吹大炮,不吹牛B的人,那有想像力,

沒有想像力的人,跟本写不出好文章。

以上只是小弟个人意见,发发牢骚,请各位大哥大叔大爹大姊大妹大姨妈多

多包涵。

**********************************************************************

上回说到,四九知道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用媚药迷奸银心后,发觉银心已

不是原装货,追问后,引述出以下的这段往事:

祝英台的父亲,祝公远,是城里有财有势的大户人家。祝公远年龄约五十二

岁,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但人刻薄势利,贪财好色。祝夫人年约四十六岁,

虽已步入中年,但望上去只像三十多岁,充满了成熟妇女味,玉体洁白如脂,眼

角含春,丰乳细腰,洁白的肌肤散发出阵阵的幽香。长子祝文彬年龄十九岁,玉

树临风,英俊不凡,性好愚色。小女祝英台年龄十五,貌美如花,体态娇媚,双

乳盈握,好奇好学,诗、画、琴、棋,样样通,个性温文儒雅。

祝英台正坐在楼房里,无情无绪意彷徨地望着窗外飞舞的蝴蝶,眉头深锁,

满腹心事。

这时银心捧着饭菜进来,“都跟你说我不吃,你还拿来干什?”祝英台见

到说。

“小姐,你一点东西都不吃,怎行呢!”银心说。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不吃!我不吃!”祝英台回答着说:“快拿走!”

银心只好又把饭菜捧走了。

这时,哥哥祝文彬走进来:“英台,你什不吃饭呢?”

“哥哥,我不想吃,吃不下。”祝英台心事重重的答着。

“你到底有什谳,不怕对哥哥说,看我能不能帮你?”祝英台一副欲言又

止的样子,“说吧,到底有什解决不了的事,哥哥一定盡力帮你。”

两兄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一直都很好,祝英台平常有什谳都会找哥哥祝

文彬帮忙。

只见祝英台突然双颊通红,低下头细声说:“哥哥,我可能有点不正常。”

“到底有什谳?”

“你知道,前天表姐出嫁,我去了她家帮忙,和她们一起洗澡,一起同榻而

眠。大表姐大我一岁,二表姐跟我同年。”

“那有什侞题呢?”祝文彬到现在也听不出祝英台有什榞事。

“你听我说嘛!”

“好,你说!你说!”

祝英台继续说:“我发现大表姐和二表姐的下面都长着很多很黑的毛,但我

的下面到现在连一条毛都沒有,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呢?”

祝文彬听完后,差一点笑了出来。他对这个又可爱,又美丽的妹妹,早就有

非份之想,今天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就假装神色凝重地,皱起眉头说:“英

台,可能是你的内分泌出了问题?所以那里长不出毛来,你到床上把裤子脱下,

让哥哥看一看能不能医好它。”

“哥哥,那多难情呀!”祝英台面红红的说。

“那有什难情呢!我是你哥哥呀!我们小时候不也一起洗澡吗?”

祝英台听了,想想也是,就坐在床上把裤子脱下。

丰满洁白,如刚成熟的水蜜桃,阴阜两边坟起,肥胀无毛,阴唇未露,中间

只见一条浅红色的肉缝。祝文彬望着妹妹如此美妙的阴户,阳具马上竖起,将裤

子撑起如帐篷。

祝英台见哥哥只望她的阴户发呆,就问:“哥哥,怎样呀?是不是很麻烦

呢?”

“哥哥要仔细的看清楚才知道。”祝文彬说完,用两手分开祝英台肥嫩的肉

瓣,露出桃源洞口,洞口非常紧窄,发出一阵阵的处女幽香。顶端只见一粒小红

豆,祝文彬用两指轻轻一扫,祝英台马上就“呀……!”一声的叫了出来。

“怎应样呀?”祝文彬问。

“沒什,只是感觉怪怪的。”

“一会儿我会用嘴吧去吻它,让你的内分泌流出来。”祝文彬说完后,就用

舌头伸进阴户内搅一下,用舌头向两边的阴壁舔动,用嘴唇吸吮着顶端的阴蒂,

轻轻的咬着舐着。

“嗯……嗯……啊……啊……”祝英台舒服得只会用喉咙发出像梦般的呻

吟,感觉到阴户内有一股热流涌出。当祝文彬用嘴唇吸吮着她阴蒂的时候,她有

如触电般的浑身颤抖,双腿一下子合起来夹紧祝文彬的头,整个人也不受控制般

的突然坐起来,手紧抱着祝文彬的头,按向阴阜,好像想将祝文彬的头塞进阴阜

深处:“啊……啊……”

祝文彬起头后,站起来,笑淫淫的望着祝英台,只见她满脸红霞,唿吸急

速,小嘴微张的直喘着气。英台见祝文彬望着自己笑,抖喘着娇唿:“哥哥,你

真坏!”说完后低下头,目光接触到祝文彬撑起了的裤子:“哥哥,你裤子里藏

了什?”

“那是我的阳具呀?”祝文彬说。

“哥哥,你的阳具有沒有毛呢?”祝英台好奇的问。

“当然有啦!”

“给我看看,可以吗?”祝英台问。

“当然可以啦!”祝文彬将自己的阳具拿了出来,坚硬勃起的阳具足有九寸

长,粗壮如手臂,阳具底部肾囊顶长满粗黑的毛发,冠状的龟头小孔上流着一些

润滑的精液。

“哥哥,让我摸摸它好吗?”祝英台问完后,祝文彬都还未回答,她已用手

捉住了阳具:“哥哥,它的头怎有水流出来呢?是你的尿吗?”

“这是男人的分泌物,你阴户内流的是女人的分泌,你想不想阴阜能正常长

毛?”祝文彬接着说:“想的话,你就要吸食男人的分泌,和让男人的阳具插进

你的阴户内,将分泌射在里面。”

祝文彬捉住祝英台的手,教她上下的套弄着自己坚硬勃起的阳具,至有更多

的精液溢出后,就将阳具插入祝英台的口内。祝英台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淫娃,可

能体内流着父母淫乱的血液,她很有技巧的含吮着哥哥粗大的阳具,用口、舌头

舔着龟头顶端溢出的液汁。祝文彬前后的耸动屁股,将阳具在祝英台口内抽动。

“呀……!咳……咳……”可能一时太舒服,太激动,祝文彬将阳具直插到

妹妹的喉咙里面,呛得祝英台咳嗽起来。

祝文彬让妹妹躺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举起分开祝英台的腿,只见祝英台

的阴户,两片阴唇已左右两边的微微分开,淫液正自内面缓缓的流出。

文彬挺着大阳具刚想插入,“英台,英台!”突然听见母亲边走过来边叫着

祝英台的名字,赶紧把祝英台的双腿放下,拉张被子帮她盖上,把自己还硬着的

阳具硬塞回裤子里面去。

“妈,妹妹刚睡着了。”

(到嘴边的肥肉吃不上,唉!看谁有这个福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