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太监 第九十二章 摸了美女裤裆再翻书



“赶紧把衣服穿上,省得公主等急了,不太好。”富贵把抱月按回被窝里,既然已经骗了小妞了,那就要把事情做到底。自己是十分在乎你的他肉体的,你的肉体是不能其他人看到的,甚至一个太监都不行。

抱月甜甜一笑,在富贵的脸上波的亲了一下,然后乐呵呵的就要内裤,眼角忽然瞥见老太监仍旧瞪着一双牛眼丝丝的盯着自己,一惊,拉住富贵低声道:“他,他还在看着呢。”

“他啊,我不让他看。你先进去。”富贵扭头对着老太监嘿嘿一笑,把两根朱批抠了出来,富贵故意把手指头碰到老太监的眼球,还把速放的很慢,等到感觉老太监快顶不住了,方才嘿嘿笑着把手那了出来。太监就开始流泪,哗哗的流。竟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感动。富贵爬到老太监耳边到:“老子等会在回来问你。你最好想想都有什么需要回答。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记住,没有愿意去死的,尤其是你这样最近坏事的‘残疾人’,你若是死了一定会堕入十八层地域里享受刀山火海油锅的待遇的,你可是他们隆重邀请的人物。你若是不想去做客呢,就好好的打打草稿,把你门主的花花事都给老子回忆清楚了!”

“哈哈,没事了。他一惊把眼睛闭上了,我不让他睁开,他事丁点也不敢睁开的。你就放心的穿吧。”富贵哈气冲天的对抱月道。富贵伸手里拉开了抱月盖在身上的被子,露出了被子下面小妞白里透红的身体,毫无一点瑕疵,若是有,那也就是一些吻痕。在小妞奶子上摸了几下。吹促道:“赶紧把。公主等着呢。”

“嘻嘻,你什么时候怕公主了啊?”小妞笑嘻嘻的嘲笑富贵,手上却也听话的开始找衣服穿上。

富贵几下就把太监服套在了身上,若是仔细看的话,一定可以看到他微微顶起的裤裆,若是你愿意跌倒在地,看一下他衣服下的风景的话,你一定要做好心里准备,因为你一定可以看到一片黑茅草,中间生长一棵不高但是十分茁壮的怪异树木。那将是你绝对的视觉震撼。尤其事对于黄花大闺女来说。

看抱月肚兜内裤的往上穿,一点点的着实慢。富贵有些急躁,但也没有办法。

抱月看富贵有些惶急,娇嗔道:“干事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急过?当真事害怕了公主,还是因为什么?来,把肚兜带子给我系上。”

富贵没有回答,到了小妞后面把那绯红色的肚兜带子拿在手里,在小妞的雪白背上系成一个美丽的蝴蝶结,忍不住又在上面用手指滑动两下。小妞嘻嘻一笑,“别摸,痒!”

“你是那里痒啊?是不是这里?”富贵伸手按在了小妞的短裤上,通过单薄的短裤可以清晰的看到小妞仙人洞口花瓣的丰腴形状。而富贵一只手就搭在那上面。

“啊,别碰那里。更痒!你还让不让人家穿了啊?”小妞嗔叫一声,给了富贵一个白眼,开始加快了穿衣的速度。

“我给你讲个笑话怎么样?”富贵放开手,坐在床边嘿嘿怪笑一声。

“恩。”小妞轻柔的答应了一声。

“原来呢,有个书生,深更半夜的还在床上用功,很快呢,就看的头昏眼花,有些支持不住。他就把手放在了老婆裤裆里,在那摸索,摸着摸着呢他就没有了睡意,重新精神焕发了。但是他娘子支持不住了,搂抱着这书生,喘息道‘相公,做吗?’,书生依旧目不转睛,道‘不做,湿湿手,好翻书。’”富贵说完就盯着小妞的反应。

小妞呆呆的盯着富贵,手里的一件对襟绣花青云衫也定在了那里,小嘴微微张着,双眼圆圆的。

“呃!”这是老太监痛苦的呻吟声,他可是娶了老婆才跟着玉女门门主进的宫,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他受伤颇重,忍不住要笑,却牵动了伤口,于是痛哼出声。

“啊!你好坏啊!讲这样下流的东西!”抱月小妞抓着手里的青云衫就潮富贵劈头盖脸的打下,可是青云衫本就是软物,没有什么杀伤力。富贵一把抓住,搂过小妞就是一阵狂吻。只吻得小妞热烈反应,上下抚摸,富贵方才罢手。淫笑道:“怎么样?想吗?我可是不会那么不解风情的。”

抱月小妞无力的捶了富贵胸口一拳,嗔骂道:“你怀死了,无赖。人家不来了。公主都等急了。”

“哦,是啊,看看,只顾着和你亲亲我我的,把正事都给耽误了。赶紧赶紧。”

“你活该!谁让你这么下流好色的。那是本姑娘魅力大,谁让你一直缠着人家的。”小妞不屑的撇撇嘴,终于把最后一件衣服穿上了。

富贵现在也懒得辩驳,拉着小妞就望外奔,临出门的时候,盯了老太监一眼,不过看他那半死不活的样,估计是没有逃命的可能了。放心的把门关上就和小妞去了文林公主的房间。

文林公主的房间可一直是富贵郁闷的地方,见了那么女人他总是不自在。浑身仿佛捆了麻绳,没有一丝舒服劲!尤其是她的眼睛,总是给人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自己就是赤裸裸的在她面前,没有一点秘密。

若是真的赤裸裸的站在她的面前,富贵倒是不怕,反而有些跃跃欲试,甚至欣喜若狂。若是让那样的美女看到了自己的裸体,那可不是损失,反而是赚大了。就是不知道她在看到自己裸体的时候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和反应。

若是大吃一惊,接着失声尖叫,花容失色,富贵有九层把握可以把她搞定。富贵怕的就是她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冷淡处之的泰然之色。那样的话,富贵估计以后他有阳痿的可能性。

“你想什么呢?脸色怪怪的?到了小姐面前一定要规矩点,庄重点。小姐可是我最尊敬的人。”抱月似乎与富贵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心有灵犀,虽然无法具体把握富贵在想些什么,但是情绪波动还是可以感觉到的。

富贵一惊,靠!小蹄子不是知道老子心里的想法了吧?不应该啊,她哪里就练成了他心通的神通,那可是如来等佛陀的大神通。绝对不会。哈哈道:“哪里哪里。我一项就是最庄重,最讲规矩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可是得过三号学生的。公主她也是我最‘喜’‘爱’的人啊,你以后若是再这样想你老公,一定要受惩罚。”

“脸皮真厚。嘻嘻,进去了。”

笃笃两短一长的敲门声响起,在已经漆黑的夜里,传出很远,悠扬婉转,不骄不躁。看来这个丫头被文林公主另眼相看,也不是运气啊。

“进来。”冷淡的声音仿佛秋风,在夏日里仍旧让富贵感觉一阵凉爽。心里暗自犯嘀咕。好好的一个大美人,这样的冷淡,是不是石女?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