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太监第九十章 裤裆



一场大梦不知边际。富贵和抱月缠缠绵绵不知飘到了哪里。富贵哼哼哈哈沉迷无法摆脱。竟然不知道天已昏,夜幕已经降临。

房间的们无声而开,一道冷风嗖嗖吹了进来。富贵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就在刚才他忽然发觉自己的内力境界竟是突破了先前的瓶颈,有了质的飞跃。现在的他已经把整个小院的一草一木收入进了自己的灵觉感触范围之内。就算是一只蚂蚁爬过,也要在他的心里留下痕迹。

门在没有开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有人侵入了小院。这是一个高手,穿着一身夜行衣,哦,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黑衣人的形象有些模糊的出现在了富贵的脑海里。虽然无法确定来人的身份,但是他是不怀好意的,富贵还是可以感觉的清清楚楚。干脆就装昏迷装睡着等着他。看他能玩出什么名堂来。

老人的确有一手,房间里的门可是富贵用内力关上的,同时也是把那门问插上的,但是来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门闩开来是玩完了,妈的!你偷袭就偷袭嘛?干嘛还破坏公物?靠!也不赔钱?老子抓住你一定把你扒光了赔钱。

来人无声无息的进了富贵的房间,显示猴子一样的四处瞄瞄,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看见床上的富贵和抱月,似乎找到了正主。

脚步无声的靠近两人。富贵心里疑惑,这人公里那么身后竟是?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鬼都比他动静大?看他能有什么手段。害怕他不相信自己已经睡着了。富贵故意那呼吸放粗一些,老牛喝水一样。如今以他的功力,就是一点呼吸声都不发出,那也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不是。

老人本来小心翼翼的动作,听见富贵牛喘一般的呼吸声,放下了心。渐渐的也有了脚步声。只是仍旧有些疑惑,不敢随便靠近富贵。富贵心里冷笑,任你奸似鬼,还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脚水!瞧好吧你!

那人仔细的倾听了一下,确定房间里就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而且都是浑浊毫无规律,显然是不懂武技之人。那自己还担心个什么?靠!真是官越大,胆子越来越小了。只是让自己来的那人,为什么要自己小心这小子呢,说什么这小子是个高手。哪有高手呼吸声是这样的?简直就是个菜货嘛!

来人放下了心,大摇大摆的就到了富贵跟前,看到两人纠缠一起的丑态。“真是他妈不公平!太监竟然可以这样做?***也太没有天理了吧。哼哼!我今天就让你变成个真太监,看你还怎么和这宫女鬼混!”来人看见富贵插在抱月仙人洞里的肉帮帮,眼里射出嫉妒的嫉妒光芒,大脑也因此产生短路,只有报复这根丑物的想法。

富贵感觉下体忽然凉飕飕的,似乎有冷风在哪里刮起,可是刮风也没有这样的风不是?若是这样,那风仙子也太淫荡了。想要直接说出来嘛?老子是来者不拒。

不对!富贵忽然想到了什么。闪电般忽然跃起,一掌击在了来人胸口,来人哇的惊叫一声,口喷鲜血跌倒在地,软成一团无法起身。

富贵看着忽然抽出抱月仙人洞,仍旧不服气左右晃动的肉帮帮,骂道:“靠你爷爷的!你差点就要和老子永别了。还他妈傻乎乎的晃呢!”

抬头看见仍旧握在来人手里明晃晃的匕首,暗自咂舌!妈的!嫉妒老子这根棒棒的任还真是多啊?可惜,老子就靠他吃饭呢,让你们砍了去,以后还怎么混?

老人的惊呼声把抱月惊醒,小妞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忽然感觉下体空牢牢的,十分的难受。睁开朦胧的双眼,迷迷糊糊看见富贵赤裸裸的站在自己身前。含糊道:“你怎么出来了?天还早呢?怪难受的。”

“还早呢,你先睡会儿,我站着抽支烟。”富贵见小妞迷迷糊糊的傻样,心里说不出的舒服,不想让小妞替自己担心,就安慰着让她先睡下。顺手拉过了锦被,看了委顿在地的黑衣人,盖住了抱月裸露在外的雪白小屁屁。靠!我老婆的屁屁也是你能看的!

抱月迷迷糊糊本就没有怎么醒来,听见富贵这样说,又直接睡着。

富贵跳到地上,晃晃悠悠的来道了刺客身边,蹲下来,任凭小弟弟在那人耀武扬威,捏住刺客的下巴,揪下他的面巾,是一个老家伙。但是脸上光溜溜的,甚至连眉毛都是光洁的。若非满脸的皱纹,富贵也无法确定他的确是上了年纪。

“说吧,是谁让你来的。不过,首先回答我你为什么对我的小弟弟这么苛刻呢?他是上了你老母?还是干了你姐姐妹妹的。你这么无情的对待他?”富贵拍着自己的肉帮帮放到了刺客的面前。

刺客面色一白,接着再一红,哇的再次喷血,忍耐良久的一口鲜血终于忍不住喷了出来,血伞状的罩住了富贵全身。富贵面色不变,微微一笑,右手不见怎么动作,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无形的盾牌,那些血雾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富贵右手轻弹一下,血雾以更快的速度野马般奔回了他的源头,噗噗几声闷响,刺客闷哼几声,脸色越发白的不像人!

显然方才那口鲜血是给气出来的,他们这些人是最尊敬自己的父母姐妹的,最起码尊敬自己的祖宗?不过富贵没有日他祖宗那些老掉牙的老娘们的兴趣。

刺客喷出这口鲜血,似乎更没有了说话的兴趣,无论故贵怎么诱惑,他都是一个表情,冷酷,不屑的盯着富贵。终于这幅表情把富贵热闹了。

***!你这么嫉妒老子的肉棒槌,那你一定是没有那家伙了?对!一定是!

这皇宫里最缺的就是这肉棒棒,我非要看看你为什么这么嫉妒老子。

唰!

喔啊!

唰的是刺客的裤子岔了,是富贵撕开的。喔的是刺客惊呼声,他无法接受富贵撕开他裤子的事实,更无法想象富贵撕开他的裤子的企图。啊的是富贵叫出来的。

他受了刺激!他看到了世间的一副奇景,一副足以让他终身难以忘怀的事情。

那就是太监的裤裆!那真是奇景啊!富贵双眼圆睁的就成了牛眼!里面满是震惊的神采,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几乎可以赛下富贵自己的蛋蛋。

“怎么了,贵哥哥?”抱月又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徘徊。

“哦,没什么,嘿嘿,记住啊,以后没人的时候都要叫哥哥!”富贵忽然有些高兴。急忙后退了两步,这个太监裤裆里的味道差点让他当场呕吐出来。真是说不出的骚啊!但是听见小妞娇憨的声音还是面色难看的强自调笑。

小妞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

富贵深吸几口气跑到外面,脑袋一阵爽快,他忽然记起了上午的事情?那个骚包的狐妃,难道是她?富贵在想到她的一瞬间就几乎认定了是她派的人无疑。只有她这么在乎自己的身份,在这个皇宫里若是忽然有人对自己有了大大的兴趣,除了那几个人外,不过那几个人也不会这么对自己不是?嘿嘿,老子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别鸡巴随便派个人就想做了老子的活?

我一定让你知道厉害!富贵转身回到了屋里,他决定不再呼吸了,反正闲气闭几个时辰,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就是有些气闷。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说吧,你是不是和那狐狸精认识?”富贵悠闲的做在了床上,虽然他已经决定闲气来躲避那冲天的怪味,但是进了屋,还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么耐力,还是离的远一些的好。

此刻刺客脸已经扭曲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脸了,反正什么都像,就是不像脸。一双浑浊的老眼除了怒火,就是恨火,嘴角有些凝固的鲜血再次补充了新的动力,汩汩而下。估计是这哥们的口腔血,应该是咬牙咬的。富贵邪恶的猜测。

刺客打开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合上了,这让大受刺激的富贵也好过一些。若是一直面对着哪里,他故障机自己不用问他什么话,自己就忍不住昏倒在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