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母子的性爱游戏中第二章



不知不觉中,文治的大腿已经是长了很多毛,有种粗糙但令人觉得舒服的感受。当文治接触到我那三十九岁的柔软肌肤时忽然心动起来。

文治虽然是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为了我能够躺在他的身边而将身体稍微挪开一些,腾出一些空位给我。

这大概就是文治对我的回答吧!

当我悄悄的接触到文治的大腿间时,忽然间碰到那硬的几乎是要弹起来的“男根”令我感觉是那么的年轻。当文治脱下内裤后,我无法忘记以干净的手去握住他的男根,当时的感触,那是一根几乎没有污垢的男根。

或许了解到这是母亲的权限吧!于是文治协助我将他的裤子给脱下来,他将屁股稍微往上翘,当脚伸出来时,裤子就容易的脱下来。

“我来亲吻它吧!”

说完,我就潜入棉被中,然后将男根塞满了我的嘴巴中,于是我摆动头部,可以清楚的怠觉到那含在口中的男根是变得更加的粗大。

“母亲┅”

文治非常有感觉的叫出声音来。

当我将头左右、上下摆动时,或许是按耐不住,文治压注我的头部,企图想要阻止我的摆动,于是我又继续摆动头部好一会儿才停止。

接下来是将嘴巴离开文治的男根,然后将上体靠近文治的胸部。

“来,触摸我的乳房,用这只手触摸母亲的这儿。”

于是,我引导文治的手到我的乳房及秘部,然后,我用自己的手去抚摸文治的胸部及肩部。

文治手的动作逐渐变得快且熟练,同时也很自然的发出声音来。

“啊啊!我觉得好舒服,文治好厉害啊!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如此一来那儿会变得更湿润,那儿就是女人的阴蒂,啊啊,非常的舒服┅”

文治的一根手指一下子就插入,接触到了阴蒂后,不知不觉当中,手指头整个集中在抚摸阴蒂。

文治仍然是一言不发。

将文治引诱到已经是张得非常开的大腿之间,我于是用右手握住粗大的男根,引导进入到达入口处。

光滑的男根顶端在阴道的周围,上下来回摩擦了二、三次。

“就是这样,要将文治的男根弄湿润。如果不湿润的话,男人和女人都会感到疼痛而无法插入。文治的男根所接触的部位,都是令人觉得舒服的部位。用文治的男根在这周围搅和后,女人的阴道中就会出现很多的爱液,那么,文治的男根也会变的非常的湿润、粘着,于是就很轻易地进入(插入)了。”

文治将两只手臂放在我的两侧,支撑着身体,仔细一瞧,文治的两眉间深深的皱着,一直忍耐的样子。

“母亲┅我已经┅”

“想要结束是吧?还不行啦┅如果在这个时候逃走的话,是会被女人瞧不起的。好好的插入,然后再拔出来┅”

认为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将文治的男根引诱到入口处。

“就是这里啊!你看,用手指触摸看看,感觉到柔软的部位吧!用手指头插进去看看┅啊啊┅好舒服┅”

当手指头接触到入口处时,我不由得叫了出来,如同是身体触电般的感觉到一阵刺激。何况所被碰触到的部位是最容易有感觉的部位,同时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知道了吗?现在就插入,你看,不就插进去了嘛!对了对了,慢慢的,一下子就进入了。如果不容易插入的话,就稍稍的扭动腰部┅不要一下子就要将男根全部插进去,慢慢的,啊啊、啊啊┅我已经是按耐不住了!”

我是很容易有感觉的人虽然是藉着说话可以将注意力转开,但是,当文治插入之后,我是真的忍耐不住了。包围着男根那两侧肉壁变的非常的紧闭,彷佛是讨厌文治的侵入而蠢动着,这一点我是非常的清楚。

男根强劲有力的直接刺到我的子宫。

“母亲,觉得非常的舒服。”

“太好了,那么,现在慢慢的拔出来,不是全部哟,是拔一半出来。”

“是这样子吗?”

“对的、对的,然后再一下子插入┅啊啊┅好棒啊┅啊啊,到那儿为止,然后再抽出来┅对了、对了┅啊啊、文治、太舒服了。文治,你是属于母亲的,我不想将你交给别的女人啦┅啊啊┅太厉害了┅”

由于文治腰部的扭动而有了弹性,拔出来然后再插入,又再次拔出来然后插入,这样连续好几次之后,我整个人也跟着松弛下来。

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文治应该会在我的身体内完完全全的射精才对,这时(怀孕)的字眼在我的脑中掠过。

“母亲,达到高潮了┅高潮了┅”

全身发抖的样子,文治不久将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这一瞬间,我将腰挺起,然后抬高文治的腰部,刺激一下子然后停住。

“啊┅噢┅”

发出尖叫的同时,文治大量的精液洒在我的肚子上。

我再次用手去摩擦文治的男根,可以感觉到夹在两人之间的男根又再次吐出了很多精液。

“对不起,文治,母亲是为你好的,如果将这些精液射在我的肚子内,那是文治的小孩,我不在乎,就当作是你的弟弟或妹妹,也会被世人所接受,但是如果是射在女孩的肚子内可是不行的。你可以把它当作在练习,知道吧?瞬间的拔出来,感觉是不会改变的,仍然会觉得很舒服的。”

一边抚摸精疲力尽的文治的背部,一边教导他。

“拔出来的瞬间,就马上将精液射在母亲的肚子上面,相同的事情,即使是在里面或是外面,在肌肤和肌肤的互相摩擦之中产生了感觉。”

“我知道了,母亲,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到达旅行的目地时,会担心到底该怎么办。谢谢您,母亲┅”

“喂,文治,没有使用保险套吧!从前,母亲和父亲也都使用保险套,母亲为了文治,特地准备好了保险套要给你,我会教你如何使用的方法。”

“啊,母亲实在是对我太好了,我还在想要怎么去准备这种东西而感到困扰,谢谢您┅”

“如此一来,你就可以放心了吧┅”

文治刚才那副心神不定的样子,或许是真的非常担心,我现在总算真正认为没有问题了。

那么文治在和女孩旅行时,到底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如果文治比女孩事先有作了准备的话,那么文治就会更加的感激我。

以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看着保险套的文治--。

之后,我便教导他如何使用保险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