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妈妈和好朋友互相分享2

「那我就射在妳脸上」「你敢」母亲怒道。「妈,抱歉了,我忍不住了,等等妳不用嘴巴接,会直接射在妳脸上,把妳的衣服弄髒,不行了,要出来了,阿……」母亲抵死不张嘴,我只好那一瞬间把母亲的小可爱再一次往下拉,露出丰满乳沟,龟头直接顶着乳沟中间,腥白色的浓精一股一股的射在乳沟中,看着精液沿着乳沟滑落下来,母亲唿吸胸口上下起伏,我握住阴茎将龟头上的残精抹在奶头上,母亲双脸红晕,之后把我往后推,急忙地拿旁边的卫生纸,把乳房翻开,将乳沟中间的精液给擦去,而我射完后的肉棒还一跳一跳的,只好靠在墙上,看着母亲整理衣服。母亲确定整理好后,离开厕所,用脚尖踢了一下我的小腿骨,用手肘狠狠的肘击我的肚子,我痛得差点跪下来,看着母亲扭着屁股离开厕所,一幻想到母亲那泼辣形象,虽然刚刚的情节已经让我射了,不过想到母亲后续的行为,哀,还是想想就好,免得母亲那毒舌嘴巴,我只有有这想法,一定会被酸得要死。等着刚射完的阴茎软于软下来后,我从厕所回到位子上,母亲露出狐疑的眼神,「怎这么久」「肚子痛,所以比较久一点。」我应着说。母亲诡异的笑着说:「有这么持久」「真的啦,不信就算了……等等妳话中有话。」我盯着母亲说。「你想太多了,哈哈。」母亲掩嘴大笑,母亲竟然开我黄腔我也试着回说:「持不持久也得看人阿。」「看谁」母亲问说。「如果身材好、人又美、个性也活泼开朗,就越持久。」我望着母亲说。母亲头低了一下说:「真羡慕那个人阿。」我把母亲的下巴托住,深深的看着母亲的双眼,从里面看出,许多母亲不为人知的辛酸与无奈,一是多年孤身一人,沒有男人的滋润,二是自己的儿子爱上了自己,想要做那禁忌乱伦之事,如果自己连母亲的身分都捨弃,那以后又该何种身分面对儿子情人情妇妻子无论那一种,都沒有办法永远走下去,在找到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后,或许才会有那么一天,接受儿子的心意。我试着想吻母亲,而母亲却是主动轻轻的在我额头一吻,正好我脸碰到乳房,感觉真是棒透了,当我想要继续主动舌吻时,母亲却又傲娇着说:「准你碰我了吗」我哑口无言。踏出火车站的那一瞬间,花莲那清净的空气,让我脑子醒了不少分,远处高山绵延,另一方竟可看到大海,这是在台北看不到的景象,过了不久,母亲的那边的亲戚开车来载我们,便一路驱车前往市区。一路上形形色色的观光客,盡入眼底,我试着问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值得这么做母亲是不是值得更好的男人这些问题已前我从未想过,直到今日,我才渐渐明白,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幼稚。要像小鬼一样,巴着母亲的屁股不放吗哀,事情想多了,头就开始疼了,到了外婆家后,阿美族的热情款待还真不是盖的,一群人互相打鬧,唱歌,连我这鲜少回来的游子,亦一同沉溺在这气氛中。看着母亲跟那些亲戚拼酒,爽朗的大笑,是不是母亲也释放了不少压力呢我独自一人走出门外,花莲的夜空,很美,但是我的心情却是十分复杂,毕竟在这道分隔缐上,无论近,还是退,我与母亲的下场,不会有人知道是好是坏。半夜众人喝个烂醉,外婆要我把母亲扶回卧房,母亲浑身充满小米酒味,躺在床上开始胡言乱语,我看着母亲的模样,那付熟女身材,现在如果跟母亲做爱,也可以掰成是母亲自愿的,我咽了一口口水,理智缐的挣扎,陷入了幻想之中。如果这时候母亲因为酒醉而我跟上床,那会是甚么模样火辣辣的母亲,主动与我舌吻,口腔里充满酒精味,母亲因为喝酒的关系,变的好色且淫荡,各种淫言浪语在我耳边响起,会主动帮我吹舔我的肉棒吗扶着母亲上楼时,我让母亲左手挂在我的后颈上,我右手扶住母亲的腰,一步一步往上慢慢走,母亲身上的幽香及酒精味吸入我的口腔。晚上母亲洗完澡后,换了件宽松的连身碎花洋装,浅蓝碎花为图,白色为底,这让母亲看起来又年轻不少,母亲裸着赤足走在冰冷的地板上,我一边扶着,一边偷看母亲的身体,只要我现在手在往下,就能隔着这薄薄的洋装,爱抚母亲的肉臀,应该连内裤都摸的到,如果手往上,有意无意的偷蹭母亲的侧乳,应该也是可以。走进房门口,母亲瘫在床上,一头散落的乌黑短髮,一口香浓密唇,夏天的夜里异常闷热,母亲的额头跟锁骨都出了点汗,胸前浸湿了洋装,我打开冷气和电风扇,闷热的环境让我也把上衣给脱了。母亲手不自觉的把长裙给拉高,可能是因为热的关系,我坐在床边,看着那小麦色的结实大腿,慢慢的脑海里又开始一些奸母情节,期盼着母亲再把裙子拉高一点,就能看到内裤,母亲大腿内侧都流了不少汗。外婆家是在市区里的独栋,就是一栋楼有三楼高。一楼客厅那些阿美族亲戚,喜欢一同拼酒,客厅正对着门口,前面有块空地,还可以烤肉,特別喜欢烤山猪肉,一大块的三层黑山猪肉,抹上厚厚的盐巴,放在烤肉架上,炭火温烤,等待的同时喝点小米酒,天南地北的聊着,也在今晚这样的气氛下,母亲似乎放下牙医的身分,单亲母亲的身分,回到儿时那个小女孩,依偎在外婆的怀里,诉说着孩提时那最初美好的时光。冷气逐渐变冷,房里的温度终于开始下降,身体都舒爽许多,母亲早已将长裙拉至腰间,露出成熟女性才会穿的内裤,一件黑色蕾丝内裤,有着半篓空的透明材质,阴毛若影若现,包覆着阴户鼓成一座小山丘,洋装上身属于无袖,两条细肩带挂在肩膀上,早已经滑落手臂,半抹酥胸曝露在我眼前,跟一般那些巨乳美女不太一样,大多数人的习惯是,美乳一定大,还要白白嫩嫩的,且像水滴状的松软。而我恋母的最大原因就是母亲的奶子,有着健康小麦色肤色,坚挺圆润,一手无法掌握,跟一般熟女那种松跨跨的巨乳不一样,母亲是大又有弹性,躺着的时候,乳房不会太摊,虽然我也沒看过,大多数时母亲都是穿着胸罩的,但是最迷人的地方就是那深邃的乳沟,汗渍滴落在乳沟上,让这夏夜里,更加挑起人的性慾。我拿了个毛巾,将母亲额头上的热汗给擦干,免得冷气的冷风灌到母亲着凉,沿着额头,脸蛋,耳后,颈部,锁骨,一路慢慢擦拭,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母亲的奶球,我左手五指轻轻地放在半露的乳房上,指尖第一次碰触到赤裸的北半球奶时,那种弹性跟细滑的手感,让我更是性慾高亢,「只要手指勾住奶罩跟洋装,用力往下拉,就能看到乳头了吧」我喃喃自语地说,可是我还是缩了,随即把毛巾拿起来,沾水重新拧干,把母亲手臂肩膀胸前有汗水的部位,轻轻地擦过一遍,终于来到了下半身,我换了个位子,改坐在母亲的小腿旁。母亲的裸足是那样的漂亮,这样的玉莲包覆在丝袜里面,加上小腿的曲缐,大腿紧实带有一点中年妇女的赘肉,无论是传统的黑丝袜,兔女郎的网状吊带袜,护士的白色裤袜,各种幻想的Cosplay,让我又对母亲意淫了不少次,我将母亲的大腿微微搬开,可是发现这样还是不好擦,所以我将母亲的腿越扳越开,一不小心就变成M字开腿,沒想到母亲的柔软度这么好,整个内裤跟小穴就在我眼前,我只要把内裤翻开,就能直接插入。我感到我的喉咙很干,反正我也沒机会跟母亲作爱了,不如就趁酒醉的时候来个一发吧,我跪在母亲M字开腿的正前方,将裤头给松开,下体早已经充血的肉棒,蓄势待发着想要进入母亲的体内,我的唿吸很急促,心跳异常快速。「插吧,妈不会发现的,插吧,醒来又如何呢」心魔油然而起,前先日子强的口感,依旧忘不了,反正趁现在妈还在醉,操她屁股又何访也对,说不定妈还会主动配合,在我身上不停扭腰摆臀,自己动起来呢或许还会像个荡妇一样,吸吮我塞在她嘴里的食指,女上男下那样扭动屁股,像个发情的荡妇,大声说着要儿子幹死自己,好大的肉棒,好粗,好烫,插深一点之类的淫话,看着母亲上下起扶的奶子,一直晃,晃到我头都晕了。我右手捏着母亲的右半肉臀,大力的捏,在拍打,在捏、掐、弹,四指勾住股沟,往右边扳开,把母亲的屁眼给撑开,我的左手大拇指顶着母亲的阴蒂,不停的上下搓揉,母亲更是爽到不停颤抖,母亲动作一停下,我马上腰出力,大力的将肉棒顶上去,母亲只好继续动,前面享受阴蒂磨蹭,后面享受股沟肛门颳搔。淫母最棒的乐趣就是让母亲自主的与妳做爱,但是我妈不像其他母子一样,大多数都是被儿子强迫、威逼、诱姦,虽然我承认这样很爽,很有征服感,但是能征服母亲这种高知识女性,才是真正的成功。你在床上用力幹,母亲还会因为插的太深,一直高潮淫水狂流,当你想换姿势的时候,母亲还会傲娇的说,也还好吗,年轻男生的阴茎,也不过这样,说这些反差话来激起你的兽性。一想到母亲高傲的模样,竟然在帮自己口交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无法细说,只能闭上双眼,让龟头仔细享受母亲那灵蛇吹含,带着口水唾液的滑润,蜜唇加重吸吮的力度,即使你已经口爆在母亲嘴里后,依然不停的吸你的肉棒。但是,不行,等等醒来怎么办醒来更好,问妈爱不爱我的阴茎,边抽插边询问,让母亲既是羞愧,又是舒服,母亲可能口头上会责駡,但是下体狂插小穴,母亲也只好让妳压在身上,任凭那儿子的阳具在自己身体进出。当我想要把母亲的内裤给翻开时,那一瞬间,我脑海里想到很多事情,不知为何,绿姨的脸闪过我的念头,母亲穿着牙医袍下班,看到我成绩考不好,而怒骂着我的模样,高中毕业那一年的毕业典礼,我盼着母亲能够拨出时间来看我,那怕只是一下下也好,我也心满意足,只可惜那天从典礼开始到结束,始终沒看到母亲的影子,母亲只有的简讯传来祝贺而已。心情一下跌到谷底,我穿起裤子,把母亲给安顿好,批了件凉被在母亲身上,看着母亲那带着一点沧桑的脸蛋,化妆品能掩饰一个的人脸,那人的真心呢走出房门直到三楼的晒衣场,再沿着水塔旁的铁梯往上爬,来到了屋顶。我躺在屋顶上,屋顶因为日晒所造成的温度,在半夜里开始散热,暖烘烘的,因为闷热让我头晕,一股凉风袭上我身上,多少久远的回忆,像是旧相簿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一页一页的往回翻,翻到我那年少时光。刚升高中那年,我因为想替家里省钱,所以本来打算要去念军校,可是母亲不希望我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可能有她的原因,我在高雄住宿念书,因为沒有亲戚,所以只能靠自己打工,其实大学会跟绿姨有过一段情的原因,也是因为绿姨的朋友的女儿也在台南念书,所以那时候有认识到,不过那不是重点,因为绿姨在我高中生活中,出现也只不过几次而已。大多数都是在我高三搬回家时,那段时间绿姨比较常来家里串门子,才真正认识绿姨,也在我又离开家里去桃园念书,才开始真正与绿姨在一起,不过绕了这么多圈,对于那时候高中生的我,其实有很多的话想跟母亲说,可是却沒机会说。其实那时候我内心根本不想到南部念书,我想跟母亲住在一起,即使母亲因为工作繁忙,沒甚么时间照顾我,但是要升高一前的那个暑假,与母亲在海边游玩,因为母亲穿的连身紧身泳装实在太惹火了,我还跑去厕所手淫一发,整个海滩常常会有男人注视着母亲,母亲那泳装包覆前的身材,令人印象深刻。那时候我就想过,我要成熟一点,不要让自己成为家母亲的负担,所以选择住宿念书,当我与母亲一分开后,我就开始后悔,漫漫长夜孤独三年,每当放假时,同学总会回家吃母亲煮的饭,而我呢那三年来的煎熬与思念,让我把全部的爱恋写盡信里,那也是我拿给母亲看的信,那时候大学的我,为了忘了母亲,所以选择了绿姨,但沒想到这才是真正错误的开始,肉体上的愉悦是不可否灭,但是情感上的思念永远是母亲。每当我在床上抽插着绿姨时,常常都会幻想是母亲趴在床上,而我幹的女人就是母亲,虽然这样对绿姨很抱歉,但是与绿姨在一起的初期跟中期,我是真的很爱绿姨,只不过到了最后,也只是仅仅为了性慾的发洩,两人才在一起,可能绿姨也明白这点吧。本来一开始对母亲仅仅是抱着那爱慕之情,想要快点长大,成为可以让母亲依靠的男人,但是沒想到越是压抑自己,却越是痛苦,心中这份思念想说却又不能说出口,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在这个世上,哪会有母亲接受自已的儿子呢在这样的冲突下,我变得忧郁又是无奈,只好幻想着母亲,每当母亲打电话来的时候,我都会趁机爱抚阴茎,听着母亲的声音,想像母亲现在是甚么模样,在做甚么事情,将母亲的声音,幻想成一名荡妇在勾引儿子,透过电话性交挑逗。高中生的我躲在宿舍,每当打给母亲时,总是期盼母亲多说一点话,好几次我都快忍不住想要跟母亲说,想要跟母亲电爱,我已经幻想好几次了,寂寞的儿子在外念书,央求着母亲打电话来跟她电爱,可能是沒有面对面,所以母亲变得毫无顾忌,甚么淫声浪语都说得出来,只为了让儿子宣洩精力。说不定母亲再说那些骚言骚语,自己也开始爱抚阴蒂,母子两人都在幻想对方现在正在手淫,儿子说的一些色话,更能激发自己的性慾,最后在这夜里,儿子射满了卫生纸,母亲的大腿则流满了黏唿唿的淫液,电话声里传来母亲一阵阵的脚喘声。好几次都希望母亲来到学校找我,只为了排除儿子那思念情欲,趁着六日放假宿舍沒人,母亲一身轻松便衣,打扮的就像寻常妇女一般,在高三大考前的压力,母亲哀不过儿子的苦求,只好半夜开车来到台中,而我也坐车前往台中,母亲开着车一直骂我坏,凭母亲那脾气,真的凹不过我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来找我。趁着假日沒人,母亲以家长名义说要去孩子宿舍,一进房门,便直接与母亲拥吻,舌头交缠交换唾液,拉着母亲的手来摸我阴茎,母亲俾倪的眼神看着我,要我坐好,以母亲那高傲的态度,怎可能跪在我面前帮我手淫我只好脱掉裤子,露出阴茎,母亲气说要不是,要不是我骗她说压力大到想死,她打死也不会做这种事,在我苦苦哀求下,只好将门锁上,露出纤细的手指,帮自己的儿子开始手淫,我躺在床上,看着母亲的脸蛋,是那样的不耐烦,但是却又开始套弄阴茎。超爽的,好希望母亲能帮我排除性慾,成为我的淫娘荡母,那时候的我,的确是这么想的,高中生满湳子只有性,想幹自己的妈妈,喜欢熟女的韵味,享受那人妻快感,更重要的是,母子相奸带来的秘密偷情。大概在屋顶吹风了一会后,我就走回房里,看的熟睡的母亲,虽然心里那种淫母念头越加越重,但是又岂能强迫母亲呢我躺母亲的旁边,闭起双眼,因为疲劳,所以很快的沉入梦乡,耳中冷气机运转的声音越来愈小,那喃喃之声,就像以前每晚母亲睡前的叮咛,一样的平稳阿。当我半醒来时,天色才刚亮,我起身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沒想到刺眼的光缐,竟然让母亲醒来,母亲睡眼惺忪的问几点了,知道是五点就又闭上眼睛,这时候母亲竟然躺在我怀里,在耳边说:「我现在还在醉,知道吗」母亲的鼻息在我脸上,我在一次将嘴靠近母亲,母亲沒有说话,这次我先问了一下,「妈……可以吻妳吗」沉默的两人,不发一语,但是嘴上母亲那香软的蜜唇,已经不用再用言语叙述了。在半梦半醒之间,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空刚破晓的时刻,发现下体因为晨勃而鼓起,顶着一股软绵绵的肉体,我昨晚睡觉的时候,好像因为刚从外面进来,热到不行,就直接拖到剩条内裤,直接躺在母亲身旁睡去。如今醒来的时候,我竟然下意识的把母亲当作绿姨,侧躺从后面搂着母亲的腰,母亲也是侧躺,肉棒紧紧的贴着母亲的肉臀,下意识的磨蹭母亲的屁股,这动作都是我跟绿姨作爱完后,隔天醒了的姿势。我心里想说,会不会母亲已经发现了,母亲背着我侧躺,那腰身曲缐像个可乐曲缐瓶一样,母亲的裙子下摆还在腰上,整个屁股赤裸裸地在我眼前,虽然天色还沒这么明亮,在朦胧的视野中,母亲的那肉臀因为侧躺,所导致的挤压变形,黑色的内裤也随着硕大的屁股而拉扯,股沟还夹着一点内裤,我勃起的肉棒仅仅离母亲的屁股只有一小段距离而已。「只要一下下就好了吧……」我是这么对我自己说的,我将身体再往前靠近母亲,将阴茎往下移到母亲臀部的正前方,我这辈子心跳沒这么快过,缓缓地将自己的屁股往前送,让肉棒贴上母亲的股沟中间,轻轻地贴在内裤上,在加一点点力道往下压,让阴茎陷入股沟中间,然后停住。享受母亲肉臀的弹性,「妈……这时候不会醒来吧」我感到紧张,怕被发现就死定了,可是现在这样也很舒服,微微的开始上下磨蹭,龟头沿着股沟上一路滑道股沟下,最后龟头顶着母亲的骚穴,隔着内裤缓缓磨蹭着。爽到无法说出话来,想要用母亲的大腿当作腿交,但是怕动作太大,母亲会醒来,只好沿着股沟,蜜穴一路顶,我咽了一口口水,侧耳听母亲的鼻息声,似乎还在熟睡,可能因为酒精的效力,母亲还感到十分疲惫。这时候我已经完全醒来了,我左手已经忍不住开始套弄,看着母亲的赤裸屁股意淫,「要摸吗摸的话会不会醒来那就別捏別揉好了。」我右手将母亲的内裤慢慢地往股沟中间拉,让内裤变成一条缐,深深陷入股沟之中,母亲那小麦色的肥臀在我眼前,这就是上次我掐揉的屁股吗当我再一次把阴茎贴上半边肉臀,开始上下蹭动时,母亲的右手往后,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遮住肉臀,我惊的停下动作,只听得到自己的唿吸声而已,母亲发现了我再将肉棒往前贴,隔着洋装开始磨蹭,母亲缩了一下,可是我还是不死心,母亲右手直接往后,顶着我的身体不让我往前,我看不到母亲的脸,所以不知道母亲现在表情如何,但是此刻我真的是精虫上脑,干脆抓着母亲的手摸我肉棒,母亲一碰到我的下体时,马上再把手拉回去,这时候我扶着母亲的大腿,将那肉臀往我肉棒挤,整根阴茎被母亲的肉臀紧紧的包覆着,好软的屁股。「鬧够了吗」母亲大声斥责我,我当下愣了一下,放开了母亲的屁股,自我回家以来,母亲从来沒有这样大声凶过我,我一开始是羞愧,后来就不知为什么变成生闷气,直接转身背着母亲继续睡。我一直以为会如我想像那样,母亲因为感到抱歉,所以主动搂我,用巨乳在我背上摩擦,我左手抓着母亲的左手,绕过腰要母亲摸我阴茎,母亲先是挣扎了一下,在我耳般叹气的说:「准你这样大胆了」「妈,拜託,求求你,就这次了。」我哀求着说。「还赌气」母亲说道。「不会了拉,妈,快点!」「真烦阿你,幹嘛一早就硬。」母亲不屑着说。「男生早上都这样啊。」我说。我脱下内裤,露出肉棒,拉着母亲的手握住我的阴茎,母亲那手掌温度,让我的下体更加充血炙热,我抓着母亲的手上下套弄,母亲象徵性地动了两下,就停了,然后又身手缩回去,这次我抓住母亲的手再拉回来,喊了声,「妈……」母亲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再一次紧握我的阳具,「啰哩巴唆的」母亲嘟哝着说。母亲五指紧握下体,推着包皮往上包覆龟头,用食指跟大拇指捏着包皮,含着龟头快速搓揉龟头,龟头在包皮的包覆下,显得滑腻,加上母亲这样不停地捏揉,让龟头的刺激度提升,真是棒透了,随即母亲虎口圈成一个O字形,紧紧圈住龟头下缘,用力将包皮整个退开,露出鲜红龟头,将龟头整个撑了出来。「妈,痛啊!」我抗议着说。母亲讪笑说:「再坏阿,我就故意大力,你不是喜欢我握你肉棒」「妈,你讲话太直接拉,感觉很色。」我说。「都要我替你手淫了,好意思说我色」母亲边说套弄。我翻身让身体躺好,把母亲拉来身上,要母亲侧趴在我身上,母亲皱着眉头说:「想把我当AV女优喔」我沒有说话,透过眼神告诉母亲,我现在真的很想要妈,母亲只好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左手替我套弄。那半裸巨乳直接贴在我胸膛上,整个奶球挤压变形,让乳沟变得更深,母亲与我对望说:「这次你再乱舔我的胸部,沒当场把你折断跟你姓,知道沒」说归说,怕归怕,但是阴茎却是想要再多享受一点母亲的温存。「妈,快射了……尻快点!」我眼神迷蒙的看着母亲,母亲与我对望,左手的速度加快,一股想射精的感觉袭上心头,母亲说道:「快一点拉,手很酸。」「妈,要出来了,我要射在你手里。」我喊着的同时,马上变成自己尻,不给母亲闪躲的机会,要母亲的手张开,龟头顶住手掌,一股浓精宣洩而出,随着肉棒一跳一跳的同时,精液也一股一股的射了出来,母亲把左手手掌摊开,腥臭的精液在指腹流散,「又臭又腥,还不帮我拿卫生纸。」母亲怒道。我把肉棒在指在母亲手旁说:「妈,在尻一下,拜託。」「你,哀。」母亲说着。母亲的左手沾满精液,再握着肉棒开始套弄,整个阴茎黏唿唿的,母亲的表情看来很不知所措,这也难怪,毕竟这种事情让別人知道,那就完了。「妈,第二炮快出来了,外婆他们在楼下,妳快一点。」我故意这样说刺激母亲。母亲皱着眉头说:「你再乱讲话,就不帮你了。」不过母亲的动作真的变快,让我又开始感觉到想要射精,这次我站了起来,把肉棒对着母亲的脸,母亲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即知道我要幹嘛更是不悦。「妈,拜託啦,等等外婆就会上来叫我们下去吃早餐,求你啦!」我一面说着一面把龟头靠近母亲的嘴巴,母亲两手推着我的大腿,不让我往前,这时候门外真的传来了外婆的声音,「起床了!!!」外婆在门外喊着,并且转动门把要进来,母亲马上从床上跳起来,两步沖到门口抵着,就怕外婆看到这景象。一名中年美妇,与儿共枕一夜,早上起来母亲半裸酥胸,左手佈满浓稠的液体,任谁一进门看到这景象,闻到空气中的腥臭味,都会大概猜到发生甚么事情,母亲喊着说:「嬷嬷,妳先別近来,我沒穿衣服。」看到母亲这么急就觉得有趣,朝母亲扮鬼脸,母亲回给我一个中指。「可是,妳儿子不是房里吗妳怎沒穿衣服」嬷嬷问说。「沒有,他早一会就醒了,出去熘达了。」母亲终于把门给锁起来,当母亲要走回床边,我直接把母亲推到门上,并且把母亲反过来,用下体直接大力顶母亲的肉臀,母亲瞪大眼睛看我,随即我把母亲内裤脱下,母亲右手紧紧拉着内裤,在两人拉扯中,不知是谁的撞到了门,发出一声巨响。我跟母亲都停下动作,「怎么拉拆房子阿。」嬷嬷说道。母亲急着大喊,「沒事沒事,拌了一下。」这时候我握着肉棒用龟头顶着阴户,往上一顶,结果因为母亲一直扭屁股,磨了两三次都沒进,母亲一直想办法转身,让屁股面对门,这样我就沒办法直接扶着肉臀从后面操母亲,我想一想这样也不办法,就退了一步,干脆让母亲转身过去,母亲跟我面对面,嘴想说什么的时候,我用手指了指门外,表示嬷嬷会听到,母亲这才作罢,当嬷嬷又喊母亲的时候,我趁母亲分心的那一瞬间,直接两手深入裙子,勾住母亲的蕾丝内裤,直接往下拉到脚踝。母亲想弯腰把内裤穿起来,我趁势手抓住母亲的头髮,直接把肉棒塞进母亲的嘴里,直接顶到喉咙,母亲因为脚踝上有内裤,所以根本走不动,一走就要跌倒,龟头每一下都是顶到喉咙,母亲发出听不懂的声音,随后嬷嬷又喊几声母亲,母亲瞪着我把我手给拨掉,随即站了起来,咳了两声说:「沒事,沒事,嬷嬷你先去吃……吧……阿阿阿……」在母亲说话的同时,我直接与母亲面对面,让母亲整个背靠着门,我用右手把母亲的左脚整个抬起来,左手扶住肉棒,再插一次那肉穴,母亲两手死死推着我的胸膛不让我进入,可惜话还沒说完,龟头顶着阴户口,由下往上,腰间一出力,直接缓缓插入母亲死守到最后一刻的蜜壶。叩叩叩,门上传来了敲门声,「到底怎么拉,有蟑螂吗叫成这样见鬼是吗」嬷嬷在门口外喊着。母亲说道:「还真被嬷嬷你说中了,可惜已经被……我……打死了……」我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母亲的私处沒想到这么湿润,阴茎被那肉壁紧紧包覆的感觉还真爽度百分,看着母亲那既无奈,又愤恨,但是又沒办法的表情,真是可爱透了。不能拒绝儿子的硬上,因为门后的外婆发现的话,那又该如何是少,更何况已经对嬷嬷说儿子出去了,如果这时候进来发现儿子在床上,那又该怎么解释呢只好顺着儿子一逞兽欲。我左手扶着母亲的后腰,不停的抽动腰部,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淫水越来越多,看来母亲好像越来越进入状况,我用气音对母亲说想要到床上,母亲摇摇头说:「你快一点,被发现我们母子俩也死定了。」我只好加快速度,每次撞击彼此的阴毛都磨擦着,看着母亲整件皱巴巴的洋装,一头松乱短髮乱翘,眼神迷蒙,蜜唇半开,随着我腰部的节奏抽插,母亲的双手不自觉环住我的颈部,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唿吸急促的说:「快射……妈求你……」第一次听到母亲说这种话,母亲总是十分高傲,又毒舌的女人,如今这样的美妇,一方面羞愧怕被人发现,另一方面竟然自己也被儿子搞到快高潮了,多少年来一人手淫,如今满足自己的男人,竟是自己的儿子。当龟头开始有强烈的射精感时,我左手直接捏着肉臀,对母亲说:「射在里面吗」母亲无力的说:「不行,不可以!」「那就射在妈的嘴里」我边插边说。「都不行,不!」母亲说道。「不管了,我要射在里面,阿……」我越幹用大力,以前跟別的女人做爱都沒这么爽,如今压在门上强插的美娇娘,竟是自己朝朝暮暮的母亲。不趁这个机会狠狠的幹,下次哪还有机会当我快射的那一瞬间拔了出来,母亲单脚站着的同时,也因为爽到瘫软直接坐在地板上,我把龟头在一次塞进母亲的嘴,母亲抬头望着我,嘴巴含着我的肉棒,接受我射了满满的精液在母亲嘴里,我还故意深喉咙,害母亲呛到,不小心吞到一点精液,随即母亲便把精液吐在地上,我也赶快版裤子穿上,母亲要我躲在衣柜的旁边,匆匆的把门打开,跟嬷嬷聊着说真沒事,而赶快打发嬷嬷离开房间。这是我幻想的情节,可惜现实生活中,实在是很难发生这种SOD情节阿,现实就是,我跟母亲两人背对背,一路睡到天亮,连一句话也沒说,而早上醒来的时候,母亲早已经不见人影,留下我一人睡到自然醒。我走下楼后,打了通电话给母亲,母亲却沒有接电话,楼下空荡荡的,是不是都出门了呢会不会把我丢下,自己跟亲戚跑去玩了不会吧我自言自语的走着,来到厕所,当我想要开门尿泡尿时,发现门卡住了,我试着拉了拉几下,纹风不动,有沒有搞错阿,连上个厕所上帝都要跟我作对,一股狠劲拉着木门门把,门缝的交接处发出吱吱声,当我好不容易将门给扳开时,一名女人蹲在茅坑上,大大的双眼看着我。「快给我关门,关上!」母亲瞪着眼说着,吓的我赶紧把门关上,我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抱怨着说:「妈,妳幹嘛不锁门」母亲怒道:「能锁我会不锁锁头早就坏啦!」「那妳也出个声阿。」我抱怨着说。母亲说:「谁知到门外是谁阿,万一是其他人怎办,更何况我有敲门阿。」我说道:「抱歉抱歉,我被憋急了,所以沒听到,那妈妳快一点。」母亲说:「我肚子疼,妳別再啰哩巴唆了。」我只好尿在旁边的水沟上,尿到一半的时候,母亲去走了出来,看着我扶着阴茎那尿的样子,竟然眼神飘移不定。我拉起拉鍊后,想到刚刚如果在看仔细点,说不定就能看到妈的阴户,母亲问我说其他人呢我说也不知道,母亲晃了一圈,发现嬷嬷也不在,忽然变脸的看着我,对我说:「你给我过来,现在。」我与母亲走到三楼的偏厅,母亲转头对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妈不是说很多次了,我们是母子,不能有性关系的,你被那些乱伦影片给教坏了吗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不敢直视母亲的眼睛,随口说着:「可是,妈妳帮我手淫也不行吗」母亲两手盘在胸前说:「好,那我问你,我帮你打手枪,然后呢这样你就满足了我不相信,你以为我会跟那些母子相奸的故事一样吗帮你手淫,再用嘴帮你,最后干脆躺在床上让你爽吗」母亲那样大胆的话语,竟然让我感到一点亢奋。「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呢你都年纪这大了,要成熟一点,妈知道你很爱妈,但是爱不一定是要用这种方式呈现,你以为妈会像那些文章一样,寂寞难耐,跟儿子互相出火泄欲別傻了,那些都是骗人的,就算有,我也沒办法接受这样的关系,太怪了,况且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难道你真希望我成为你的女人」母亲停了一下,继续说:「醒醒吧,现实生活中,哪有可能母亲帮儿子做这种事的」我说道:「那妈昨晚就沒感觉吗」母亲沉思说:「什么感觉」「就是我用下面顶妳的时候。」我继续说。「那个阿,妈沒有別的想法,只把你当做一个想泄欲的人而已。」我感到失落,但也不能说什么。这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心像是少了点什么一样,「那妈……拜託了,只要一次就好,我想要跟妈做爱。」我始终还是说出口了。母亲愣了一下,陷入长长的深思,随后缓缓的说:「不,我沒办法说服自己,这件事,別再提了好吗」我表现的异常冷静,冷冷的说出自己多年来的想法,「妈,你可知道,我才小看着妳长大,但是妳有盡到身为一个母亲的责任吗在我印象中里,妳总事一直在工作,我只知道妳很忙,但是不知道妳在忙什么所以我从小就装做坚强,想着以后长大能成为妳的支柱,但是我沒想到你一直把我当作小孩来看。」我走向母亲,看着母亲说:「对,我就是变态,我高中恋母,大学也恋母,直到现在还是恋母,本以为这次回来我能放下母亲,但是母亲这么美,我有办法忘了吗妈,就一次,给我吧!」「啪」清脆一声打在我脸上,火辣辣的印子在左脸庞,母亲皱着眉说:「醒了吗妈不缺男人来支撑,更不缺男人来滋润,这巴掌是要让你彻底死心,明白吗」我退了几步,这辈子从来沒有这么屈辱过,其实我自己也明白,自己是多么幼稚。以为自己与母亲的关系,能比一般人还要来的容易,却不知道,这一切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真的醒了吗我的眼眶感到湿润,我沒有甚么大吼大叫,也沒有哭的痛哭流涕,只是自己感觉到昇华到另一种层次,比疼痛还要难过的,那是一种你无能为力的苦楚。我擦拭了眼角,鼻子抽蓄的说:「走过多少年,在我国中以前,母亲是那样活泼有朝气,我一直很开心有这样的妈妈,那时是虽然日子过了苦一点,但是生活却是快乐的,直到高中,妳焦头烂额的准备牙医学业,我有任性吗大学的我,妳忙于工作,我有抱怨吗如今我回来了,我只是渴望那一点点母爱而已……」母亲感觉像是揪了一下,但在我离开的时候,始终一句话都沒说,花莲盛夏的凉风,从三楼阳台吹进偏厅,凉意带走身上那闷热的汗水,也带走母亲抽离我那多年的恋母之情。我收拾行李,沒有与任何人道別,临走的时候,母亲始终待在三楼,即使我走出庭院,想要回头看看三楼的阳台,像是期盼着母亲那样的出现,但是在我走出这个巷弄的时候,我却始终都沒有转头。